國內資訊

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后,看病會漲價嗎?國家醫保局詳解

新聞時間:2021-09-10 文章來源:未知 文章作者:jiangchi
  近日,國家醫保局等八部門印發《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試點方案》(以下簡稱《試點方案》),明確將確定5個試點城市,有序推進醫療服務價格改革。
 
  醫療服務價格是醫療機構對患者服務的醫療服務項目的收費標準,包括門診、住院、各項檢查、治療、檢驗、手術項目等,涉及14億人民群眾、787萬醫務人員和5萬多醫療機構。
 
  改革改什么?看病會漲價嗎?針對大家關心的熱點問題,國家醫保局有關負責人和相關專家接受了記者采訪。
 
  看病負擔不會增加
 
   “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,不是單純的定價調價問題,不是用單邊漲價來代替改革。”被問到是否會增加就醫負擔時,國家醫保局有關負責人直言。
 
  對于服務價格的調整,上述負責人透露:要有保有壓、有升有降,不搞大水漫灌;建立靈敏有度的價格動態調整機制,讓價格變化的節奏受到啟動條件和約束條件的控制,不能想漲就漲、一漲再漲;要讓價格經得起監測考核評估的檢驗,該降的價格要及時降下去。
 
  中國社科院當代中國研究所科研辦副主任陳秋霖認為,此次改革的總體思路是控制人民群眾醫藥費用負擔,這是一次結構性調整,并不是總量改革,患者看病負擔總體是穩定的。
 
   “改革整體不會增加患者負擔。”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助理教授廖藏宜表示認同,“改革涉及具體的醫療服務類型,過程中,每個人對于價格調整的感知度有所不同,可能有人覺得看病便宜了,有人覺得看病貴了,大家不用擔心,有關部門會通過醫保報銷范圍和方式等方面予以保障。”
 
   “甚至,人們可能短時間內感受不到看病價格的變化。”陳秋霖認為,醫保是醫療服務的支付方,醫療服務價格的調整為的是騰出更多醫保費用空間,最終進行的是醫;饍炔康膬灮,如增加報銷項目,讓更多人獲益于醫保。
 
  同時,要理順比價關系。如兒科、護理等歷史價格偏低、醫療供給不足的薄弱學科項目,“需要政策激勵”;復雜手術等難度大、風險高的醫療服務,“需要適當體現價格差異”;特色優勢突出、功能療效明顯的中醫醫療服務,“需要傳承創新和發展”;設備折舊占比高的檢查治療項目,“需要擠出水分”。
 
  國家醫保局明確,要完善配套措施確保群眾負擔總體穩定。事前做好調價可行性的評估,不能偏離控制醫藥費用過快增長、提升社會效益的基本前提;事中分析調價影響,重點關注特殊困難群體;事后做好協同,將調價部分按規定納入醫保支付范圍。
 
  不直接影響醫務人員收入
 
  改革醫療服務價格,是否意味著醫務人員收入要漲?
 
  多位受訪專家表示,醫務人員收入與醫療服務價格高低、醫療服務的收入,沒有直接關系。
 
   “醫務人員收入的高低,主要受公立醫院的薪酬管理體制以及醫院內部績效分配方案影響。醫院如何對不同科室和醫務人員進行收入分配和獎勵,由醫院決定。”廖藏宜告訴記者。
 
  《試點方案》明確,建立醫療機構充分參與、體現技術勞務價值的醫療服務價格形成機制,堅持公立醫療機構公益屬性,建立合理補償機制,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,促進醫療服務創新發展。
 
   “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是醫療、醫保、醫藥三醫聯動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,雖不直接影響醫生收入,但有聯動關系。”陳秋霖說,“也就是說,價格調整的過程中,將更加體現醫務人員的技術勞務價值。”
 
  從調研的情況看,各地近兩年重點提高技術勞務為主的診察、手術、護理、中醫類服務價格。
 
  國家醫保局上述負責人透露,關于廣大醫務人員關心的如何更好地體現技術勞務價值,需要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和公立醫院薪酬制度改革加強協同,合理確定公立醫院薪酬水平和分配機制,要把改革紅利傳導到廣大醫務人員身上,也要避免將醫務人員薪酬與項目價格、創收能力直接掛鉤。
 
  引導公立醫院“練好內功”
 
  有人認為,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是給藥品耗材集中帶量采購改革“打補丁”,把后者擠掉的不合理收入通過醫療服務漲價找補回來。
 
  國家醫保局上述負責人明確表示,這是不準確的。集中帶量采購針對藥品耗材“帶金銷售”,減輕了人民群眾的不合理負擔,為醫療服務價格贏得了改革的窗口。但兩項改革不是靠降價漲價進行醫藥費用平移、轉換和騰挪,不能成為簡單的“蹺蹺板”關系。
 
  近十年來,我國公立醫院迅速發展,公立醫院醫療收入以及流向公立醫院的醫保資金、財政補助保持了年均兩位數的高速增長。
 
   “今后,公立醫院的發展方式將從規模擴張轉向提質增效。”上述負責人表示。
 
  換句話說,深化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將進一步推動公立醫院轉向“質的提升”:一是技術勞務價值的“度量衡”。通過取消藥品耗材加成、集中帶量采購等措施,把藥品耗材的收入占比壓下去,推動技術勞務為主的醫療醫技學科發展。二是優化醫療資源配置的“信號燈”。例如,難度大、風險高的手術項目等復雜型項目,引入公立醫院參與價格形成,定調價將更靈活、更有針對性;診察、護理等通用型服務項目,政府加強對價格基準和調價節奏的把控。三是公立醫院練好內功的“助力器”。公立醫院在規范診療行為、控制成本和費用等方面進行改革,成為有助于打開醫療服務調價窗口、擴大調價總量的鑰匙,為公立醫院向改革要紅利、向管理要效益增添了機制保障。
 

       來源:工人日報


返回列表